欢迎访问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研管理平台

 研究随笔

学习环境设计读书笔记11: 如何在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中支持自我调节

发表于:2021-08-14 22:50

“当前的跨学科研究已经证明,各年龄段的学习者在使用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学习这些概念丰富的领域时都要付出一些努力。此类研究表明使用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进行学习是有难度的,因为它要求学生对其学习中的几个方面进行*和调节。例如:调节一个人的学习涉及分析境脉、设置并完成有意义的学习目标、确定使用哪种学习和问题解决策略、评估这些策略对实现学习目标是否有效、对关于某话题和境脉因素新出现的理解进行*并作出精确的判断以及决定学习境脉中的一些方面是否可以用来促进学习。在自我调节学习中,学生需要利用一些元认知过程来确定他们是否理解所学内容,并可能会修改与动态变化的境脉条件有关的一些计划、目标、策略和努力。另外,学生也必须*、调整并适应他们动机和情感状态中的波动,并决定需要获得多大程度的社会支持才能完成任务。同样,他们可能根据学习境脉、教学目标、感知到的任务表现以及取得的进展来对认知、元认知、动机和情感的某些方面进行修改。所以,在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中学习时,元认知和自我调节发挥着非常关键的作用[1]

Pintrich对自我调节学习的分类研究Pintrich[2]根据自我调节的阶段和区域对调节学习的研究进行了分类,阶段包括任务识别和计划、学习策略的*和控制、反应和反思;区域分为四大类,分别是认知、动机、行为和境脉。通过把阶段和区域交叉,呈现了一个4*4的表格,在表格中对各种研究结果和理论建构进行了分类。该分类可以帮助研究人员研究人员整体把握众多自我调节建模的研究。

Winne基于信息加工理论的自我调节研究Winne的研究[3]以信息加工理论为基础,更加具体地概括了学习过程中所发生的认知过程并重新对一些阶段进行了概念化,这对Pintrich的研究是一种补充,提供了不同视角。“自我调节学习包括使用策略和目标来积极建构对某个主题或领域的理解,*和调节认知、行为和动机的某些方面以及修正行为来完成既定目标。作者把自我调节学习指定为元认知的上位概念,包括元认知*(即认知知识或元认知知识)、元认知控制(包括与元认知调节相关的技能)以及与操控境脉条件和在一个学习片段内计划未来活动相关的过程。当前大多数使用以学生为中的学习环境进行的研究都借鉴了Winne及其同事的自我调节学习信息加工理论[4]。”Winne和Hadwin[5][6]认为学习发生在定义任务、设定目标并进行计划、研究策略、调整以适应元认知四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信息加工的发生,使用COPES这个首字母缩略词来描述在每一阶段中学习者的条件、操作、产物、评估和标准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就是说,“首先学习者创建一个明确的任务定义(第一阶段),接着产生学习目标和实现目标的最佳计划(第二阶段),这会导致学习者为开始学习制定策略(第三阶段)。将学习的产物(如理解肺循环)与标准(包含该产物总的准确度、学习者关于需要学习的内容的信念以及其他如功效和时间限制之类的因素)进行对比,如果这个产物不十分符合标准,那么学习者便启动进一步的学习操作,或许还会改变某些条件,如留出更多的学习时间。最后,在主要的学习过程发生后,学习者可能会决定进一步改变他们的信念、动机以及构成自我调节学习的策略(模型的第四阶段)。这些变化可能包括增加或删除某些条件或操作以及在条件提示操作的方式上进行较小的(调整)和较大的(重组)改变[7]。”

利用超媒体来设计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时需要考虑到8个认知*的过程[8],“1.知晓感(feeling of knowing,FOK)指的是学习者意识到过去有(+)或没有(-)读到,听到或看到某事以及对材料有(+)或没有(-) 的熟悉程度。例如:一个学生可能熟悉某一特定的显示出含氧血管和缺氧血管的循环系统的静态外部表征。2.学习判断指的是学习者意识到他是(+)或否(-)知道或理解他读过、看过或听过的事情。例如:一个学习者表示他不能理解数学代理描述的有关体内平衡概念的解释。3.对策略使用的*,学习者承认他所使用的某一个特别的学习策略是(+)或否(-)有用。比如:是的,画图真的能帮助我理解血液是如何流经整个心脏的。4.自我测试指学习者给自己提出一个问题以评估自己对内容的理解并决定是否继续学习更多内容或是否对策略的使用进行重新调整。5.对目标完成情况进行*,是指学习者将会评估之前设定的目标是(+)或否(-)在给定时间限定内已经达成。6.时间*是指学习者意识到还剩多少时间来完成学习目标。7.内容评估是指学习者考虑到之前存在的总学习目标和子目标,对当前学习内容的适宜性(+)和不适宜性(-)进行*。8.对内容充分性的评估指学习者对还没有学到的内容进行评估。


阅读书目:《学习环境的理论基础》

参考文献

[1] 戴维·H·乔纳森,苏珊·M·兰德主编.学习环境的理论基础[M].徐世猛,李洁,周小勇译.第二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79-180

[2] Pintrich,P.R..The role of goal orientation in self-regulated learning.In M.Boekaerts,P.Pintrich&M.Zeidner(Eds.).Handbook of self-regulation[M].San Diego,CA:Academic Press,2000:451-502.

[3] Winne,P.H..Self-regulated learning viewed from models of information processing.In B.Zimmerman&D.Schunk(Eds.),Self-rugulated learning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Theoretical perspectives[M].Mahwah,NJ:Erlbaum,2001:153-189.

[4] 戴维·H·乔纳森,苏珊·M·兰德主编.学习环境的理论基础[M].徐世猛,李洁,周小勇译.第二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82-183

[5] Winne,P.,Hadwin,A..Studying as self-rugulated learning.In.D.Hacker,J.Dunlosky,&A.Graesser(Eds.),Metacognition in educational theory and practice[M].Mahwah,NJ:Erlbaum,1998:227-304.

[6] Winne,P.,Hadwin,A..The weave of motivation and self-regulated learning.In D.Schunk&B.Zimmerman(Eds.),Motivation and self-regulated learning:Theory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M].Mahwah,NJ:Erlbaum,2008:297-314.

[7] Winne,P.H..Self-regulated learning viewed from models of information processing.In B.Zimmerman&D.Schunk(Eds.),Self-rugulated learning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Theoretical perspectives[M].Mahwah,NJ:Erlbaum,2001:153-189.

[8] 戴维·H·乔纳森,苏珊·M·兰德主编.学习环境的理论基础[M].徐世猛,李洁,周小勇译.第二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87.



前一篇:学习环境设计读书笔记10: 如何转变学生头脑中的概念

后一篇:学习环境设计读书笔记12:如何利用案例学习的手段建构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备案号:京ICP备14037087号 系统插件下载(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技术支持:15601112129(微信同号) QQ:(184793762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稻香园30号邮编:1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