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研管理平台

 研究随笔

向美而生

发表于:2021-08-21 09:34

孩子是家庭的未来和希望,我们都希望他(她)们健康、快乐、无忧无虑的长大,能走过幸福的一生。

朋友跟我抱怨,他孩子上小学二年级,写作业特别慢,磨蹭,这让他很焦虑,言语间忧心忡忡。深入攀谈才知道,他的孩子周末两天填满了培训班:数学、语文、英语、钢琴、画画、舞蹈,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他和妻子全力以赴对孩子进行“包装”,文理兼修,全面发展。“反正到初中他就没时间学了,现在加把劲,多学一点儿是一点儿。”我想这是当下家庭教育的共识,多数家长都认为:反正我给她提供了可能性,省的未来后悔。我对这种做法却不以为然,陪伴孩子长大是个复杂问题,往往复杂的问题也很简单,这里充满着辩证关系。小孩子,你给他时间和空间,看着他长大就好。孩子时空填的太满,必然会使他心生烦躁,烦躁必然会造成不乐意做事甚至懒于思考,孩子表现出来的不是累,而是疲倦,他只是想放慢节奏停下来歇一歇,普遍外显的就是做事拖沓,容易发脾气,其实大人也一样。闲暇,是一个生命最起码的需求,只有闲暇的生命才能活出美感。 “儒家经典著作之一《大学》里有言:“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含义是:知道应该达到的境界才能够使自己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够镇静不躁;镇静不躁才能够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够思虑周详;思虑周详才能够有所收获。孩子完全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只是听家长描画一个可能的未来。天长日久,怎么做事他也不会在乎,结果如何,他就更不关心了,又何谈收获?这样全面的课内、课外班武装,对孩子来讲是一层玻璃铠甲,只要他蕴蓄到足够的力量,就会顷刻摧毁。“要把孩子当成植物来养。养男孩子就像是养树,养女孩子就如同养花。”我用“花树理论”劝导朋友:我们能否把思维从“我的孩子”回落到面对一个普通的生命,思考如何恰当呵护这样的朴素问题。“花树理论”的核心就是美,是爱,这也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两大不同侧重的点。家庭教育要讲爱、要围绕爱展开;而学校教育要倡导美,要围绕审美进行。这两者相互补充,配合社会教育的求德、向善,共同指向少年美育的终极目标。

下面我就来说说“花树理论中蕴含的大道理。我们都知道,无论养花还是植树,肥沃的土壤、干净的水源、充足的阳光都非常重要,接下来就是日复一日近距离、不间断的关注与欣赏,静待开花。豪不夸张的讲,今天的家庭教育的土壤中普遍出现了过剩的营养、被污染的水源、整月整月的阴霾。有些家庭因为孩子的成绩不好耿耿于怀,尽管表面上风平浪静,家长内心的暗流涌动早就被孩子察觉到,紧张的家庭氛围会感染孩子,一有机会张嘴就是叨叨学习、作业、成绩、大学。尽管举全家之力为一个孩子的长大,可是孩子们的感受却不尽人意:他们感受不到幸福,体验不到美,除了日复一日的奴役、被要求,永远有上不完的课外班,写不完的作业。在这样长年累月的磨砺之中,孩子们已经麻木了,努力以自己的节奏的活着。努力完成作业,努力不被批评,但是,他们的感受慢慢变得迟钝了,感受不到美,感受不到爱。日常围绕成绩讨论形成的紧张空气萦绕在家庭中多日不散、甚至多年不散,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绩不好的要变好,好的一定要好上加好。永无止境的要求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孩子头顶。孩子也受到家长功利心的污染,将青春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赌博,赌赢了就是清华北大,辉煌人生,赌输了就一文不值,似乎每一天都是背水一战,考试考的就学,不考的就不学。关注点完全锁定在成绩上,你们大人说艺术关乎人生的幸福?我才不信呢,那怎么考试不考这个?现在初中开始考艺术了,许多教育家又觉得这样不妥,可是怎样做才能妥妥的呢?你不考孩子们根本连看也不看。青春的生长环境如此恶劣,脆弱的生命面临着从来没有过的精神干涸,除了麻醉在虚拟世界中,才能感到灵魂的片刻安宁。你无法感受美何谈表达美?没有表达美又怎能创造美?这是一个利欲熏心的时代,与美无关。尽管我们知道少年是希望,期待他们能活出姿态,但是,现实如此残酷,不是他们不愿意展现,而是根本展现不出美来。物质养分如此过剩,精神上过度的控制、要求,生活纠结在矛盾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同时加码,孩子们该如何消化?什么时间吸收?没有了思考的时间,知识如何内化?没有内化何谈成长?给植物过剩的营养,会导致植物中毒而死,我真的庆幸孩子们不是植物,否则家长们就变成了危害孩子生命的“第一杀手”。

有一次在华联“西贝”吃饭,邻桌两对年轻的父母,带两个小学生,从头至尾为了劝孩子多吃点而絮絮叨叨,全然不顾孩子的关注点在手中新买的激光枪。两个孩子一边在桌前桌后游戏奔跑一面打枪,不亦乐乎,有几次差一点撞到了上菜的服务生,还好没有把菜盘子撞翻。家长似乎没看见,一边聊天,一边大声喊着、劝着:快回来吃饭!紧着喊也是没有用。从头至尾闹闹嚷嚷,该管的时候不管,不该管的时候瞎管,在公共环境中没有规则意识,这样的孩子到学校就变成老师们的难题。难道不该批评孩子在公共场所追跑打闹吗?我头脑中立刻浮现出小学课堂,一位教师面对三、四十位这样上蹿下跳的宝贝,那课堂该是怎样的局面。这家长一方面给足物质上的供给,回家估计也是各种课外班的小夹板,受到“虎妈”“牛娃”的影响,也必然全力以赴。还有一次在一家川菜馆,一桌8位穿便装的中学生,一边喝饮料一边嗨皮,据服务生讲,是过生日。明显的桌子上已经杯盘狼藉,个别孩子已经开始玩手机了,服务生又端上来一个菜,全体起立合伙起哄疯抢,一边叫着嚷着一边真的动筷子。我心想,这是饿的么?这是在吃饭么?明显感觉这是电影中的桥段,西方酒吧开放空间,他们在嗨,在发泄。没喝酒是拼的可乐,这八个男孩子把成年人酒桌文化模仿的淋漓尽致。方圆15步以内的饭桌都在看他们的表演,吵得你和对桌人讲话都听不见。我毫不怀疑这些孩子都知道公共场所不能大声喧哗,只不过饭桌文化也是中国特色,既然餐馆内闹闹嚷嚷的,孩子们也只是推波助澜而已,说不定在他们嗨过之后,回家就要继续面对上不完的课程班,写不完的作业,索性就让他们放松一下吧。只是我内心隐隐不安,社会发展到科技飞速进步的当下,如此躁动的青春与成长没有任何美感可言。

当代社会,无论城市还是农村,大家都很重视下一代的教育,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毫不吝惜。青少年是成长的黄金期,他们需要大量的时间奇思妙想,去感受美、表现美、创造美。由于时间填得太满,生活现实和个性成长需求之间冲突不断,正常的孩子一般都会表现出反叛。故意拖拉,不听话,焦躁,没有耐心,厌学。我在美术馆里曾经遇到这样的家长,强拉硬拽的想给孩子讲清楚每一件作品,全然没看到孩子已经不耐烦的表情。这样下去,足以让孩子的博物馆旅行充满不愉快的记忆,以后会导致孩子讨厌去博物馆。其实你只需要想尽办法给孩子创造可能性,自然带入,不要强加,求知是人类的本能,你不骄不躁,孩子反而孩子生长得好。养孩子可不是养动物,喜欢时宠爱有加,生气时呵斥指责。对待孩子,要细心呵护,静静观赏,这样他才能绽放出带着香气的美来。社会上“虎娃”、“牛蛙”也比比皆是,最近又流行“鸡娃”教育,甚至开始有“素鸡”、“荤鸡”的说法。孩子们伦为家长参与社会竞争的工具,家长并没有在培养他们,而是在利用孩子满足个人的虚荣心。说来说去,艺术审美是超越功利的,教育也一样,难道成绩差就没有权力长大吗?我们可否抛开攀比心来面对每一个平等的生命?生命各有不同,而自有其价值,生命之间,没有可比性。我们可否以审美的心态来欣赏生命?或许今天教育问题的核心在全民审美的缺失。

如果我们尊重生命,就不会拿他们进行比较,还非要较量甚至分出高低上下来,灵魂是平等的,并各有各的香气。教育是长跑,K12学校教育只是基础,未来,他们还要面临漫长的大学教育乃至社会历练。生命本来就不是较量,而是走过,在茫茫宇宙中,在这颗蓝色星球,每一个生命都如一粒尘埃,匆匆走过。让我们共同反思,基础阶段,可否让教育围绕审美展开?美是什么?美是心物相遇的瞬间意象。让我们学会欣赏生命的成长,尊重每一颗自由的灵魂,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为他们每一个进步的瞬间喜悦,为他们提供生态可持续的土壤、空气、干净的水源、充足的阳光,静静地陪伴他们,慢慢感动于他(她)们灵魂的丰满,一起走过这多彩绚丽而又短暂的人生。               陈默2021/04/22

本论文是《中学跨学科整合实施美术的教学策略研究》课题中期成果,课题号cddb2020195

前一篇:学习环境设计读书笔记13:如何把正式场景、非正式场景以及跨场景整合在一起来了解和促进学习

后一篇:

版权所有: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备案号:京ICP备14037087号 系统插件下载(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技术支持:15601112129(微信同号) QQ:(184793762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稻香园30号邮编:100080